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

神医夫君:金牌厨娘当自强

正文第二十一章:记忆中的一人

[更新时间] 2019-09-13 11:00:17 [字数] 3155

“夏二小姐,方便在下问个问题么?”用完餐的叶凌轩给自己和夏梓曦各倒了杯茶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直说无妨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夏二小姐,可有想嫁入皇室,入宫为妃,为后?”叶凌轩毫不避讳的说了出来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从未想过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那你就要避一下锋芒,以防万一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你是说我这两天有点太露锋芒了么?”夏梓曦意识到自己这两天的行为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夏小姐是聪明人,一点就通,不需要我做过多解释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多谢,我会的。”夏梓曦喝了口茶水。“别忘了,皇室的人也不敢轻易说是要娶我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他们是有所顾忌,可有人不会,而且很是明显。”叶凌轩并未直说,却用手指了指墙壁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多谢!”夏梓曦知道叶凌轩是在提醒她提防顾青峰,顾青峰这个人,她当然得防,不过不光要防,必要时刻还要主动出击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好歹我已是你的救命恩人,就一句‘多谢’,是不是显得单调了点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我谢了又谢,还想我怎么样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先欠着吧!”叶凌轩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点子。“另外有一问题,想问一下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什么?直说就好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你说你不想嫁皇室中人,不知是有心仪之人还是………………”叶凌轩终于问了出来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似乎叶公子很是在意这个问题嘛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额,还好吧~~~”叶凌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无论是皇室还是王侯将相,都不是我所想嫁之人;经过我娘的事,我只想嫁一老实人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老实之人?!何谓老实之人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何为老实之人,若是日后嫁人,我只有一个要求,若是那人做不到,我宁可一辈子小姑独处,也不愿仰人鼻息,过起委曲求全,寄人篱下的生活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什么要求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我的要求并不高,就是‘一生一世,一双人’。”夏梓曦顿了一下。“若是这个要求达不到,即使那人无论学识,家事,人品再好,我也不愿与那人有过多交集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一生一世,一双人么?”叶凌轩喃喃自语道。‘这应该是所有已婚和未婚女子的心愿。’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好了,我们出来也有半天了,天色也不早了!”夏梓曦转移话题道。“我们也该回去了,你们呢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嗯~~~”叶凌轩视线转向窗外,看了一眼天色。“的确是天色也不早了,是该回去了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你伤还没好,要不在这儿,再歇一段时日吧!”夏梓曦想到叶凌轩后背还有伤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我是受伤了不错,可我伤的是后背,又不是腿走不了了。”叶凌轩白了她一眼。“也不是手断了,哪有那么弱,我自己是个大夫,我有分寸的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你还记得你是个大夫啊!”夏梓曦冷哼了一声。“既然是个大夫,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跟打架来着?打得包好的伤口,又一次裂开了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额………………”叶凌轩似乎像是某只小动物踩住尾巴一样,惊了一下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你们先歇会儿。叶沐,待会儿你家少爷吃完了,就让琉璃或是梦杰帮忙收拾一下,我跟庶姐说一下,收拾一下,一会就得回府了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夏锦绣处————————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庶姐,你在么?”夏梓曦敲了敲夏锦绣所休息的房间门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谁啊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是我,庶姐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找我何事?”房门被打开了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庶姐,我们已出来有些时日,我看天色也不早了,一会儿稍微收拾收拾就该回去了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哦,时候不早了?!”夏锦绣也看了一下天色。“行吧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那我去准备点点心带回去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哎~~~那个,那个,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什么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那个顾公子和叶神医呢?他们也走么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不清楚,也可能同我们一起吧!”夏梓曦撇撇嘴,摇摇头道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难道你没问一下么?好歹他们也算是我们府招待的贵客,岂能如此怠慢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庶姐,我们一会儿是回府的,我肯定是先来过问你的,因为一会儿跟我一起回丞相府的是你,不是他们,我当然先过来过问你了。”夏梓曦暗暗白了一眼夏锦绣,她真不知道夏锦绣的脑袋里装的到底是水还是稻草,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。“你我都姓夏,都是夏府千金,是一家人,还是说他们跟你才是一家人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不是,二妹妹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夏锦绣被提醒了一下,有如醍醐灌顶般猛然惊醒;慌忙之中抓住夏梓曦的一只手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庶姐,你先歇会儿,我去后厨做点点心,过一会儿,我再叫你。”夏梓曦慢慢拂去敷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,一种疏远,淡漠和失望的语气说出这句话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二妹妹,我是无心的,别生我的气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不会!”夏梓曦看了她一眼,夏锦绣果然在演戏。‘我的好庶姐,这么爱演戏,你可一定要演的好点,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!’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‘家人?!真可笑!若不是你那死鬼娘抢了我娘的位置,我比你早出生一个半月,却因为你娘是主母,硬生生被你占去丞相府嫡女的身份。聂将军府宠你那又如何,你还是丞相府的女儿,依旧不得爹的宠,依旧任我们随意欺压,真是可怜啊!’夏锦绣想到这里,心情顿时大好,不过她似乎忘了她这个二妹妹已不是原来那个懦弱无能,谁都可以欺负的夏梓曦了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梦杰啊,看到了么?以后遇到这种女人,能避之就尽量避之,能不惹就别惹;一旦沾惹上,就像是被贴了膏药贴一样,甩都甩不掉。”夏梓曦和杨梦杰躲在一旁的拐角,把夏锦绣的真实面目看得一清二楚,还不忘提醒梦杰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嗯,我知道。”梦杰点点头道。“以后要找就找曦姐姐这样的最好,人又漂亮,又会做好多好吃的。 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臭小子,难道梦言姐没告诉你不要相信女人的话吗?越漂亮的越是不能信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漂亮不好么?!”梦杰不是女子,无法理解夏梓曦的苦恼,在他看来夏梓曦生的如此漂亮,是多么幸运的事呢,怎么可能还会苦恼呢!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听过一句话么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什么话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红颜祸水啊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姐姐你这么聪明,一定不会这么认为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哦,是么?说来听听~~~”此时他们已来到了后厨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首先这女子得十分漂亮,达到倾国倾城之资,其次,光有倾国倾城之资没人知道也没用;还要有过人的才情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嗯~嗯~有道理。”夏梓曦点点头道。“看不出来,你小子懂这么多嘛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嘿嘿嘿~~~”梦杰挠挠头,嘿嘿笑了两声。“跟姐姐闯荡江湖之时,没少听说书的,年长之人或是经历颇多之人说过,听多了,自然就懂得多了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那我也不算是吧!”夏梓曦笑了笑说道。“我姑且算是好看的‘花瓶’吧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姐姐,不止吧!”梦杰撅着嘴道。“你是不但有倾城倾国之貌,而且我还记得你会弹琴吧!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会弹的女子,应该有很多吧,不怎么可能算呢!”夏梓曦想了想,拿出一面盆,盛了些面粉,倒了些水,开始揉起面团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姐姐,你忘了么?”梦杰取了些紫薯,放在盆里放了些水,准备把紫薯洗干净。“你可是曾经弹奏了一曲,引来了许多小鸟,围在在你头顶上方飞着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你这么一说,我怎么想到了‘百鸟朝凤’一词呢!”夏梓曦想了想,不记得梦杰说的这段记忆。“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?什么时候的事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一两年前的事了,我还记得当时姐姐身边还有站着一人,和姐姐合奏一曲,引来了百鸟。”杨梦杰回忆道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果然,不是我一个人。”夏梓曦似乎叹了口气,但疑惑和自己合奏的人到底是谁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姐姐,你错了!”梦杰把食指伸到夏梓曦眼前,左右摆了摆。“我记得当时姐姐弹奏时,已经引来了百鸟,而合奏之时引来了一些漂亮的蝴蝶,来了个锦上添花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夏梓曦陷入沉思,自己怎么记不得这段记忆,而且越回忆,头越疼得厉害,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回忆,都是一片空白。“梦杰,那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一两年而已,又不是十几二十几年,我怎么可能不记得!”梦杰把洗干净的紫薯外面表皮削干净,放在砧板上。“那时候你就在后面那个桃花树下弹奏的,那时也是桃花盛开的时候,一曲之后,被世人称赞,佳话传遍京都,传了有好几年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你还记得和我合奏的那人长什么样子么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我离得比较远,但是那人一身雪色白衣,身姿十分修长,一道冰雪颜色,脸上却戴了一银色的面俱。”夏梓曦试图从梦杰形容起那人的样子里想起些什么,可惜什么也没有。“他的手里当时拿着一支雪色的笛子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我怎么觉得你形容的那么像楼上那个叶凌轩的轮廓呢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难道说…………”梦杰准备说出自己的想法。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不可能,楼上那个虽然君子之资,仪态雅正,但总会带一丝痞子流氓的气息。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姐姐,难道你真的不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子了么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“除了小时候年纪小,不记事外,其他都记的,可偏偏这个,越想头越疼得厉害!”她捏了捏眉心道。“我是不是有段记忆被我自己封存了还是有什么人做的手脚?”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%$%!~欢迎*读#者登&录www.zongheng.com查$看更多^优#秀作|品。%|&^%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 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 

发表评论

 
 
12
 
     
金冠吉林快3计划群大全 朋棋牌砸蛋登界面 威尼斯有赌场吗 天堂华克山庄赌场登入 彩票害人的真实例子
阿玛尼AG国际馆开奖记录 东亚娱乐 申博太阳城电脑软件下载官网 银泰福彩3D走势图 t6娱乐平台app
奢侈俱乐部 万象城备用网址 申博太阳城时时彩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场娱乐登入 玩彩票官网
hb欧洲轮盘登入 松迅达 银河游戏网址直营登入 申博太阳城手机下载现金网登入 澳门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