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

三世倾心

正文第四十一章 逼疯之论辩真假

[更新时间] 2019-10-09 12:00:06 [字数] 3108

“疯了吗那?”狐小九问道,不知是该同情还是还说是活该,慕白不点头也不摇头,只是继续说道:“这些闲言蜚语最后传到了玉帝的耳朵,当时玉帝还不是江玉川,是德景帝,此人刚正不阿,哪看的什么短袖,边找来了伤歼去对峙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南阳,这些疯言疯语可属实?”德景帝问道,南阳不语,伤歼却开口道:“疯言疯语?老子说话从来不说假话,句句属实,南阳你怎么不说话,怎么?不承认,怕了,你怕什么,我们做都做过了,嗯?哈哈哈,天界一群怂包,哪天我做了魔王,第一个就是……”还没说完,德景帝就一掌,这一掌直接将伤歼打出数十米远,地上滚了好几圈,一口鲜血吐在地上,嘴角还留着鲜血,却咧开嘴笑了,他就是这幅德行,早已经不是以前那个“温柔贤惠的女子”,更不是那“翩翩公子”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南阳却看似有些着急的走了过去,将伤歼付了起来,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,道:“闭嘴,别说话了”伤歼却笑的猖狂:“你要我不说我就不说?又让你在仙界逍遥个十几年,让我一个人被关个十几年,你可真是打的如意好算盘,我偏偏不如你的意,你先说,我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不是真的!!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南阳”德景帝也在一旁催促,南阳捂着伤歼的嘴道:“假的”伤歼的眼泪不知觉的划过南阳的手,将南阳的手要出了血,却依旧被南阳抓住说不出话。“好,把这个人丢回去吧”德景得到了答案变打算离开,南阳突然开口道:“我来处置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给你处置?”德景帝不知所然的问到,南阳道:“是”德景点点头便离开了。带着伤歼回到了南阳殿,手已经被伤歼咬的血肉模糊,关上了门之后才小心的松开手,伤歼却骂了起来:“假的?假的?还亲自处置我?我想怎么处置?还是想之前那样把我丢到床上吗?好你个小断袖,满口胡言乱语,还敢捂着我的嘴,你这只手迟早给我废掉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行了”南阳有些无奈的看着伤歼,伤歼却继续说道:“行了?什么行了?敢做不敢认,我为妖,到不了仙界,你丢弃我十年,你说,如果我是一个凡人,会不会已经死了,活着老了??哈哈哈!你南阳仙君四处惹是生非,现在倒是成了缩头乌龟了吗?怂包呵!小断袖”南阳低下头轻轻的亲了一下伤歼,伤歼这才吃惊的闭上了嘴巴,傻愣愣的坐在原地,南阳这才有时间做点事情,将伤歼身上的绳子解开,检查了一下伤歼身上的伤口,伤的本就不是很重,只不过身上的淤青有些明显,注入灵力给他稍微舒缓了片刻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怎么不说了?”南阳搞完了这些事情,看见伤歼还愣在原地,呆呆的仿佛受到了惊吓,“我……你……我TM……你??!!”伤歼一时居然出了不知道该说什么,似乎是热泪盈眶,似乎是内心激动,有似乎有些不甘。于是南阳十分自然的扶着伤歼去了后面的泉水,而伤歼也格外的听话,有一些一脸茫然。“很久没洗澡了吧,这是温水,要不要,洗一下?”南阳问道,伤歼打开他的手,低沉的道:“知道了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衣服放那了,你先洗,我出去了”南阳眼眸低垂,沉声道。“好”伤歼看着南阳离开,才缓缓的开始洗澡,片刻又有些不能理解南阳的做法。“南阳仙君,敢问一句,伤歼可否在?”一位小史问道,南阳脸不红心不跳的道:“不在,澳门酒店分布登入:丢下去了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给,在下先行告辞了,打扰了”生怕南阳仙君打人一般的逃离了,南阳看了看那一堆资料,看来是有人盯上自己了啊!把自己之前的事迹都翻了出来,与自己有些不清不楚的女人都找的七七八八,差不多齐了。“居然??”南阳没有全部说出来,不过内心也是吃惊,居然还有个孩子?什么时候的事情啊?他为何不知?可是这个孩子不能要,直到今日他才发现,原来看见伤歼承受了德景那一掌,他的心在颤抖害怕,害怕伤歼出事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洗完了?”南阳见伤歼出来了,微微的笑了笑问道,伤歼低低的“嗯”了一声,站在那小池门口不知该去哪,像是做错了事在罚站的孩子一般,洗了澡,南阳给他的白色衬衫居然大了一点,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那雪白的皮肤。南阳走了过去,看见伤歼的胸口居然有一道符咒,这符咒妖艳至极,血红色的,盛开的彼岸花。南阳突然有些心疼,这短短的十年,伤歼到底经历了什么?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没事”伤歼把衣服提起来了一点,遮住那痕迹,“谁下的咒”南阳问道,声音确实很轻很温柔,就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,伤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抬起头无所谓的笑了笑道:“我”“???”南阳一脸不解,二话不说将伤歼横抱了起来,放到了沙发上,伤歼倒也安静,不吵不闹。“为何?”南阳问道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彼岸花,连接阴阳,却不能使被下咒的人穿越阴阳,而是将人拒在外面,不让人死后进入阴界,反而言之,便是无论如何也死不掉,哪怕被五马分尸,也不会死,却会感受到那生不如死的滋味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伤歼似乎也不想隐瞒什么,让南阳直接看到了自己身体内部,南阳吃惊的看着,这?心脏只有一半,肚子里面的器官也只有一点,整个身体看上去都是空虚的一般,器官居然都只有一点。伤歼道:“这是新长出来的”南阳低着头不语,伤歼道:“之前那副嘛,你走了之后,我本想去河神那偷一张通往天界的通行符,却被抓住了,三番四次他便与我打了起来,一怒之下我给他下了血溅花咒,次咒会使人在三年之内,内脏腐烂而亡”说道这里,伤歼头疼的揉了揉头发道:“后来他说,我解了这咒,就给我通行符,可是解次咒,只有是施咒者消失于世才可解,后来我看到此咒还有一解,便是换了那内脏,若是施术者的,便不会生效,所以……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所以你对自己下手了,那你了?”南阳问道,语气有些无奈,却是更多的自责。“嗯,反正死不了,只不过他并未履行诺言,乘我虚弱之时,五马分尸,弃之山林,三年之后,我恢复了回来,因为有一位凡人救了我,我又休整了两年,恢复到了从前,在下了一个同身咒”说着撩开衣袖,一圈红色的环绕在手中,伤歼又道:“他既然用的我的内脏,便以为着此咒对他的威力更强,一年之后,我送他去了阴界,第八年,那恩人不知为何被人下了血溅花咒,于是再一次,我……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南阳有些心疼的抱住了伤歼,伤歼道:“我的不死之身,破了那咒,可是恢复的时间却越来越慢,到现在才长出你所看到的这点”南阳轻声道:“抱歉”“习惯了”伤歼说道。此时南阳也明白,这张嘴并非见人就攻击,只是保护自己的躯壳罢了,这几年,很短,却发生了很多,或许确实可以三言两语所概括,可是却不是三言两语可以体会的,就像此时,伤歼也可以如此安静少言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告辞”伤歼说完就要走,手却被死死的抓住,伤歼暗淡的道:“如你所愿,我离开,以后再不招惹你”似乎在看到南阳那一刻起,在他说假的那一刻起,一切都改变了,即使现在的温柔使他吃惊,沉沦,可是似乎可以有一点不那么深的样子,可以脱身的感觉。“如果我说,我想你留下来呢?”南阳有些失望的说道,却依旧想要留下伤歼,伤歼迟迟没有回答,南阳主动的从背后抱住他道:“给我最后一次机会,我带你一起离开,可好?”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伤歼思量片刻,道:“小断袖,想好了吗?我可是男人,我怕哪一天,我又把你吓跑了”南阳听到这里,自然知道他这是同意的意思,连忙道:“好,想好了”两人去了卧室,南阳道要看那伤口,伤歼无奈的给他看了看,果然胸口前又裂痕,正是五马分尸时留下的印记,守着伤歼睡去了,南阳在继续看着那资料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自己之前好像确实挺混的,这个孩子他该如何是好呢?最终,南阳选择了一个即使两全其美却又是自毁所有的选择,他去到了凡间,将那女子,那孩子全部毁灭,抛尸山野,那些曾经与他不清不楚的女子,凡是在世的,也被他所杀,在那张威胁自己的纸上写到:“挡我者,必诛之”写完便一团火烧成了灰烬,而给他这个的人,此时此刻也肯定收到了这六个字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南阳”伤歼一觉醒来,已是第二日清晨,南阳听见伤歼叫他,连忙过去道:“醒了?起来吃早饭吗?”伤歼点点头,南阳仔细的给他穿好衣服,带他去吃东西,拿出一粒小药丸递过去道:“止痛的”伤歼吃惊了片刻,接过一口吞了下去,想不到南阳会如此细致。彼岸花咒在恢复时,会犹如刀割一般,整日如此,却无可奈何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“走吗?离开天界”南阳问道。*!*|!想要阅&读更@多精#彩内容|,请%登录!纵横+中文网www.zongheng.com|-+?$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 回目录(快捷键:回车) 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 

发表评论

 
 
12
 
     
菲律宾云顶彩票手机下载 东方彩票代理 澳门银河app下载直营网 汇丰赌博游戏网站手机app 第一彩网集团直营网
太阳城登入网址手机客户端下载 堪培拉有什么赌场 申博太阳城真人百家乐游戏 澳门赌场BBIN电子开奖号历史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在线娱乐游戏下载
菲律宾申博广东11选5走势 澳门老葡京怎么样登入 申博sunbet注册手机APP下载 澳门金沙喜来登酒店去官也街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网址打不开游戏导航
时时彩游戏登入 pt平台出租 澳门银河官方网站登入 澳门赌场签码网上娱乐场 申博太阳城注册开户手机客户端下载网上娱乐场